体现时代精神和中国特色的伟大理论创新

作者:匿名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形成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三大理论成果。邓小平理论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具有开创性的历史作用。深入研究邓小平理论的重要贡献,对于全面把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规律,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全面推向前进,具有重要的意义。

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原则。邓小平理论最富生机活力之处,就在于强调一切从中国实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放到特定时代条件下和具体实践中加以正确理解和灵活运用。一方面,邓小平非常重视对冷战之后世界新格局的梳理和时代新主题的揭示,透过纷纭复杂的国际现象,抓住世界格局新变化的本质,寻求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契机和基点。他精辟地指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当今世界的国际政治格局,给中国带来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不仅提供了加快发展的宝贵时间,而且扩大了对外开放的空间。考虑和把握当代中国的改革与发展问题,必须始终立足于和平与发展的时代背景和时代主题。另一方面,邓小平非常重视从时代变化的高度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进行深刻总结,从中把握社会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把握其所处的历史方位,制定符合实际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由此得出结论: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必须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正是这种富于实践性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态度和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高超水平,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阶段,开创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代。

坚持以与时俱进的科学态度探索客观规律,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活力源泉。邓小平对社会主义建设基本规律所进行的系统揭示,形成了一系列渗透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精神的基本论点,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具有长远指导作用。

——社会主义本质论。邓小平从三个层面系统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1)社会主义是实现生产力高度发展的社会,(2)社会主义是在改革中自我完善的社会,(3)社会主义是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社会。这三个方面的有机统一,形成了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理论。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邓小平提出:我国还处在并将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为我们掌握中国的基本国情,制定正确的方针政策提供了依据。

——社会主义改革动力论。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矛盾与主要矛盾出发,邓小平精辟指出,改革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重要手段,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改革必然引起对外开放,开放也是改革。这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动力的深刻揭示和本质把握。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现社会化大生产的基本规律与现实条件出发,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是经济社会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经济市场化不仅是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的主要依托,而且也是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经之路。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把市场经济的发展建立在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之上,必须把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运作机制有机地结合起来。这个伟大的创举,不仅解决了社会主义制度下有效发展生产力的基本途径问题,而且为建构新型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经济形态提供了理论指南。

——社会主义全面发展论。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主题与目标出发,邓小平深刻揭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全面发展的内容及其实现途径,把全面发展的价值目标转变为现实的建设实践。社会主义全面发展,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的有机统一、协调发展。同时,实现社会主义全面发展必须从初级阶段的实际情况出发,开辟多种有效途径,包括实行富民政策、通过发展教育提高人的素质、培育“四有”新人等等。这样,就把社会主义的全面发展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社会实践。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保证。邓小平领导全党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群众路线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紧密结合起来,形成了具有时代特色的群众观点。

(一)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础上把生产力的基础作用与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统一起来,是邓小平在新的历史时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群众路线的鲜明特色。邓小平在反复强调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同时,一贯坚持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人民群众。改革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首先表现在改革把蕴藏在人民群众之中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充分地调动起来,并且转化为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巨大物质力量。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出发,邓小平对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给予高度的重视。他善于概括人民群众的新鲜经验,并将其上升到理论高度来指导实践,根据人民群众的愿望和实践,敏锐地捕捉和把握中国改革开放的契机,不失时机地依靠人民群众自己的力量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社会生产力突飞猛进地发展,从根本上说正是依靠、发挥人民群众巨大作用的结果。

(二)把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锐利思想武器直接交给人民群众,使蕴藏在人民群众中的积极性迸发出来,形成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巨大力量,是邓小平在新的历史时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群众路线的独特创造。依靠人民群众力量建设社会主义,首先必须使广大群众从那些陈旧观念中解放出来,确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思想、新观念。思想解放的程度,直接决定着人民群众积极性发挥的程度。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关键在于尊重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

(三)把生产力标准与人民利益标准融为一体,是邓小平在新的历史时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群众路线的重要方法论原则。物质利益原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社会主义的发展和劳动者物质利益的逐步提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邓小平反复强调,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归根到底是要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判断各项方针政策是否正确,归根到底要看能否给人民群众带来实际利益。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价值取向,作为判断什么是社会主义的价值标准,作为选择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根本价值尺度,这就把社会主义真正建立在了人民群众意志和利益的基础上,从而获得了持久的生机与活力。

从根本意义上来讲,邓小平理论是既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又渗透着中国共产党人创新精神的科学理论,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创造,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邓小平理论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同时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产生和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是不会停顿、永无止境的。遵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规律,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进程,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神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