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水,那云

作者:王健定  

       当旅游大巴到达张家界景区,已是下午5点左右,阵阵清凉的山风立即荡去了所有的困倦和睡意;夜幕降临信步街中,无心留恋于眼前的闪闪霓虹和浓妆艳抹的建筑,远处淡黑的连山和隐约可见的土家灯笼早已把我的心引向了另一个令人神往的诗意境界:神奇的张家界。

第二天一早,我们从武陵源出发,前往张家界第一景——天子山。不到天子山,枉到张家界,未曾进山,先以广告语吊人味口,可张家界人真正的没有诳我,那天子山壁峭如墙,黝黑如铁,孤峭挺拔,磊落厚重。那高高低低的山峰,如波涛追风;那深深浅浅的沟壑,如瀑布奔流。十里画廊,移步换景,近观远瞻,各具巧妙,或如天女献花,或如老人采药,形态各异,神情毕肖,让你不得不慨叹自然的鬼斧神工;往近处看,松抱石而生,让你担心有一天,松不堪重负,石头会象脱缰的野马一样滚下山去,而松,也扭曲着身躯,顽强地将虬龙般的根须,深深的扎入岩石,毅然将石撑裂,体现一种石破天惊的伟大。

在大山中行走,在浪谷中沉没,又在这山峰中升起,人如一叶小舟,不禁浮想联篇。山顶上修建了贺龙公园,贺龙元帅当年就是从这里凭着两把菜刀去闹革命的,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赫赫战功,而就是这样的一位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共和国缔造者之一也无法避免世事的浩劫,如今也仿佛只有这尊铜像在风雨驳蚀中诉说着一缕遗念。沉浮人世事,起落看人生。看来沉浮谁也免不了。

当傍山的夕阳穿透最后一片落叶,我回到旅店,所有的星星都已睡去的时候,我还在辗转反侧,索性拉开窗帘,极目远眺,在夜色中用我黑色的目光叩问大山的灵魂,想聆听一种世俗的声音无法表达的谮语。

生命的旅途无论怎样漫长,在茫茫天宇间也只是一个瞬间,然而有人看山一览众山小,有人看山当高必自卑,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成就了不同的人生画卷。我们不必为逝去的美好而叹息,也不必为今天的坎坷而苦闷,世间没有绝对的永恒,就连构成自然的云也有时轻灵悠然,有时驻足凝聚。人生有了沉浮,才会有奋斗的志趣;人生有了沉浮,才会有精神的富足。

当我们心事纷然而至,单纯的生命被芜杂的世事所困顿时,不妨去看看云,去看看山,去看看水,如清闲的云彩随风漂泊,如野生的仙鹤翩翩振翅,也许心就轻灵,不再心事重重,不再紧张兮兮,不再局促拘谨,不再为尘嚣所累了。

    很享受这次三天的旅程,它让我静静地徜徉于山水之间,遨游在内心深处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
 
关键词: 张家界